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中山人家(农家乐)

在西山岛明月湾古村里,联系电话13915588630,上海游客满10人大巴接送!

 
 
 

日志

 
 
关于我

原著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谢谢欣赏!

网易考拉推荐

[原]弘扬吴文化 保护古村落  

2007-11-05 12:36: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南古村落均以其独特的江南水乡风韵,展示给大家。可以说,一处古村落就是一座集山水文化、建筑文化、园林文化、名人文化、饮食文化于一体的历史陈列馆和藏宝库。这些古村落是“天人合一”,人类与大自然有机融合的杰作,是吴文化物质载体传承的见证。最近,我们明月湾古村已列为“全国级古村落控制保护单位”之一,值得自豪、可喜可贺的同时,别自我陶醉,而应保持清醒的头脑,冷静地思考,实际上是向我们当代人,特别是年轻人提出了严峻的挑战,肩上有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即进一步去保护、利用、开发古村落,集思广益,博采众长,传承、发展和弘扬吴文化。

讲了那么多的吴文化,也许有的学生还未明白“文化”的含义。我们要弘扬吴文化,追求吴中大地之更加“美好”之愿望,那么必须落实在“化”字上,保护好,利用好,传承好,开发好古村落这吴文化中的一朵奇葩。今天我们以此为契机,让更多的人了解古村落、熟悉古村落、珍视古村落,成为古村落保护的自觉宣传者和积极参与者。只有这样,先辈创造和留下的文化艺术瑰宝,才能代代相传并发扬光大。今天,即便放了暑假了,为了追求“美好”的目标,冒着酷暑,顶着烈日,从岛屿四面八方,大家又走到一起来了。

那么,我是怎样作出追求“美好的实际行动”来保护、利用、开发明月湾古村落的。应该说各人“追求美好”的表达方式不同。首先要有一种“兴趣”和意识。俗话说得好“兴趣是第一任老师”。我天生喜欢绘画雕刻艺术,据说这是遗传。因为老人们说我爷爷就是清代末期吴门画派的传承、江南名画家秦少涵先生。他主攻牡丹,其画陈列于上海四大名寺之一——宁庆寺的门厅中。与众不同,而今我这里仅保存着一个“画眉泉畔主人印”爷爷的闲章。我家“祖传”的蛇药乃宁庆寺主持和尚赠于我爷爷的偏方,遗憾的是我爷爷在解放前就过世了。我出生十年后,1966年文化大革命又开始了。十年浩劫将我对知识的渴求,艺术的向往扼杀在萌芽状态,停课“闹革命”,充当“红小兵”,祖传的几箱藏画和爷爷的大作早已化之灰烬,蛇药秘方失传了。留下的几瓶蛇药也失效了。奶奶相继去世了。但我对那些山水文化、明清古建筑文化、凡古色古香的东西却有一种莫名的、朦朦胧胧的喜爱,情有独钟。大人们解说,这是隔代遗传。(因为我父亲和叔叔都没有这种兴趣爱好)甭管,但我从小就为明月湾古村被十年浩劫,历史文化遭到毁坏而痛心和叹息。即使长大了,懂事了却又力不从心,靠一个人的力量怎能力挽狂澜呢,只能随遇而安。光阴似流水,转眼间,到了八十年代初期,我当了民办教师,借到东山碧螺春书画社工作,这下可发挥我的专长和艺术天赋了,上班时专攻工笔花鸟画,休息下班后穿梭于洞庭两山的大街小巷,拿起画笔,描绘浩淼的太湖,碧水、蓝天、白云,将东山的雕花楼,古村陆巷和明月湾、消夏湾、东村、堂里的古建筑用钢笔写生的表现形式记录下厚厚的几本速写,意想不到至今为开发古村派上了大用场。这些均是潜意识地,完全凭兴趣出发,发自内心地热爱自己的家乡而为,并非刻意地追求某一目的而作,我的意识和信念没有变,设想总有那么一天会有用处。

其次,有一种特殊的乡情驱使,去保护古村落。因为我是土生土长的明月湾人。俗话说得好,月是故乡明,人是家乡亲。我两度东山再去,最终还是回到了家乡——洞庭西山明月湾。我爱这里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尽管我不是“大款”,也不是“大家”,但也算是村里边的一个喝了点墨水的人,应该为乡里乡亲出谋划策,做点实事。曾记得八十年代末,新农村建设掀起高潮了,很多村民从古老、潮湿、陈旧破落、光线暗然的老房子搬出去,翻建钢筋水泥结构实用 的新房子住了。当然运输建筑材料只能用拖拉机和平板手推劳动车,因为没有出路通往古村里,开不进汽车。权衡利弊,最佳选择运输工具就是拖拉机既省时又省力,但你勿晓得,拖拉机成了破坏明湾村石板街的第一杀手。运输方便了,但不少砂条一块块断掉了,晚上村民出行扭了脚,摔断了腿,一度激起了民愤。为此,当时的大队长派人用石柱在村口设了路障,但那些为了满足自己利益的房主和拖拉机手有恃无恐,不费吹灰之力,将石柱一根根又撞断了,嚣张地运行在即将被毁的那条古老的记载着几百年明月湾古老历史传统痕迹的石板街上。我作为一个平常的村民看了眼里,痛在心里。眼巴巴地望着那些缺德性的人而无能为力。恰逢一次与大队长和我兄弟两人粗茶淡饭闲聊之时,征得大队部的统一,我哥的尼龙衫队办厂出资,由我设计环门筒建筑草稿,负责和招标建筑施工小分队,利用暑假,休息期间施工,实际量好尺寸,让劳动手推车可行,但决不让拖拉机有可乘之机。钢筋水泥加固两面石柱,外观似古老的方砖和仿古的粉墙黛瓦纹头屋脊,实则是为设路障之用,并亲自查阅了“六书通”字典,正面隶书“明月湾”,背面纂体“明月湾”,乍看,古色古香的村门叠立在明月湾古村的村口,既美化了环境,又保护好了古街,又义务充当施工监理,自己觉得做了第一件对得起明湾人的好事。当然也遭了少数缺德人的白眼和背后不堪入耳的辱骂。但我坚信地、义无反顾地、理直气壮地、心安理得的往前走,里面还有一段小插曲,环门筒建好后的一个礼拜,一位细心的村民坐在对面的桔树的驳岸石上,与我一同欣赏“杰作”,但他突然间眼前一亮,嗓音一响,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哈哈,老弟原来你也是一个白字先生。”“咋了?”当时我的脑袋“嗡”地一响,面红耳赤,无地自容。他说:“‘湾’字写了个错别字,中间多了一横。”唉,咋搞的,真写了个错别字,一时糊涂。连砖雕老师傅也未发现,要不换下来重写重刻再换上去,免得遭人讥讽,被村民饭后话柄笑料。但我灵机一动,回答他说:“这是我刻意而为之的,因为明月湾最初称明月一湾,后称明月湾,再称明湾,中间少了月,如今恢复历史真名,多了‘一’横加在中间,或隐或现,变成‘明月湾’,‘三水亦一亏’,名副其实的‘明月一湾’嚒,若干年后或许成为导游解说词中的名人轶事呢。”那村民淳朴地为之一笑,“你可真会强词夺理呢,别改了留着吧。”但奇妙的是时隔十多年,很少有人留意和发现这是一个错别字,但愿这是天意。(等待下载)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