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中山人家(农家乐)

在西山岛明月湾古村里,联系电话13915588630,上海游客满10人大巴接送!

 
 
 

日志

 
 
关于我

原著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谢谢欣赏!

网易考拉推荐

高晓声与明月湾  

2008-05-04 14:44: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得从名人和明月湾说起.凡熟悉文学圈子的人都知道,“北王南高”,指的就是南北两大作家啊,北面的王蒙,南面的高晓声。而高老以描写农村题材为主,以细节描写而著称,将当代农民刻画得栩栩如生,入木三分。也许大家都看过他写的《陈唤生上城》吧。他与我们苏州的作家陆文夫是老朋友,应该说他与我们苏州也有缘啊,特别是与我们明月湾更有缘分呢!

 记得81年时,高老与江苏作家协会的一帮人来到过石公山,但明月湾没去成。但写下了散文《补游天堂一只角》。而我与高老相识是在1989年呢。当时常州的刘华明带着高老先生来到了我们明月湾,写生的学生住在吴剑明家的老房子里,而刘老师和大作家高晓声住在蒋利生家。而我因为与刘华明是朋友而也与高老成了朋友。他也蛮看得起我这个乡下老师,并且我们还有书信来往啊。因为他要描写农村和农民,因此深入农村,在农村体验生活,了解农民,了解农民的生活。但他也知道,有些农民只会讲,很难以用语言表达清楚或书写啊,偶然也用得上我。我也算是西山方言的半个翻译吧。另外我家的房子正好在蒋利生家后面,我们是隔壁邻居啊。他与老刘在明月湾住的半个月里面,我们常在一起聊天喝酒。记得高老喝酒好厉害呢,大概半个月在我们这阶段要喝掉了一百多斤黄酒啊。特别是有一次,正好是八月半的傍晚,我们几个约好后,设想用蒋利生的船先开到三山岛游玩,回来在太湖当中对酒赏月,并且准备好了酒菜呢。事实上船一开出明月湾的石码头,我们便开始张罗在船上的饭菜了。当船开到湖中心时,高老和刘华明老师等一起要求先喝酒聊天起来,以为月亮高挂还需要好长时间呢。我清楚地记得,那次我们几个人喝了一加仑桶(约15斤)黄酒。喝到一半时,高老问我:“秦老师,假如你是一条鱼的话,你愿意跃到东山的太湖呢?还是游到西山的太湖呢?”我听后有点纳闷,但我还是回答了高老的问题,我说:“当然是东山的太湖喽”?!他酒兴来了,拍案说:“错!”我自以为是地说,因为东山是活水码头啊。他富有哲理的说:“你要弄清大前提啊,假如你是条鱼啊?!没说你人喽,实际人也是这样”。“你们乡下老师的脑筋太死板了”。高老解释说:“因为东山的太湖仅一面有水,而西山的太湖四面有水哦,生成的机会哪里多哦?”不言而喻啊。换句话说,“东山的太湖是死水,而西山的太湖是活水,我就喜欢活的地方!”你看,多么富有生活哲理啊。我当时就想,听高老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哦。另外说明高老对我们西山,特别是明月湾情有独钟啊。就这样,喝着聊着,太湖水面上起风了,想要赏月不成功了。那乌云早已遮住了月亮连面也没露,要想上三山岛更不可能了。太湖上的浪掀起了,船仓里的八仙桌上的碗筷也往下掉了。我们赶紧收拾好返航了。这次风雅的历险经历,我终生难忘啊!因此,我以后有了好几次在中秋节到太湖上把酒赏月的活动,被我爱人说成是“神经有点搭错”的活动。但我们几个知己坚持了好几年呢。而今好象没那么高的雅兴喽。

  对我们中年人来说,当时的西山岛确实是死岛啊。交通不方便,出行靠水上登陆艇。因此我还是选了东山再去。1993年我离开了西山,到了东山教书。不料,1994年,太湖大桥通车了。那年,听说高老和刘华明一起来看看大桥建成后的西山和明月湾啊,遇到了老朋友吴剑明,后来匆忙中回来时见到蒋利生夫妇,便写了《重访明月湾》这篇散文,发表在《苏州杂志》上。

  至于他们来西山明月湾重游,我可不知道,因为当时我在东山工作。但到了1995年的8月,在暑假后期,我收到了一封来自南京《雨花》杂志的信笺,信封上特意写着:“秦老师如放假回家务请设法转去”的字样.因此从老家回东山后就拿到了这封信,打开一看,原来是老朋友高老先生的.展信一读,高老太客气了,“秦卫平老师,”,我怎么敢当啊?“好久不见,最近我又到过明月湾,回来后想写篇散文,现在想讨教几件事:1、红丝绿丝那种叫什么桔?2、浙江人用来泡茶喝的那种叫啥桔?3、明月湾东的那庙叫什么庙?4、小明湾也有一座庙叫啥庙?5、从石公山到明月湾的路有多宽?”信写得清楚,还留下了通信地址呢。我仔细读了信后,感觉老人家好象很着急,于是马上回信。我也让老人家这种严谨的,求实的文风所感动了,连夜写了回信。但由于写了错别字,因此还用功地誊写了一遍寄给高老了,我居然留下了原来的底稿,哈哈,现在还真口说有凭来。(有附件)  

  后来,我一直等他的散文发表,也收到了这本苏州杂志。从文章里面才知道,高老惦记着明月湾,挂念着他的老朋友们,设想和描绘着明月湾的以前、现在、将来哦。他在文章里搞错的是太湖边上靠东的那个祠堂,而不是秦家祠堂,而是现在修复好的邓家祠堂啊。因为当时是第五生产队的仓库,仅留下后面的三间平房哦,因此吴剑明也有权问他有没有人要买地皮哦。另外他问我时说的是庙,而没说是祠堂?!读了他的散文才恍然大悟哦。另外,高老的预见多高明啊,石公山的戏一定会唱到明湾来!他问我公路的情况也是在预料之中。环太湖公路做通了,旅游三产也兴起了。

  遗憾的是我们从此就没了联系。还是在前几年才知道高老在四年后的1999年在无锡逝世。高老啊,您走好啦。我们今天的明月湾在您老人家的关注下,在我们明月湾人的共同努力下,已经成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了,沉睡了几千年的古村又焕发青春了,也告慰了您九泉之下英灵吧!因此,今天我更加思念常州的另外一位老朋友----刘华明老师啊,希望他有空来西山岛的古村明月湾一聚啊!!!

  评论这张
 
阅读(4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