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中山人家(农家乐)

在西山岛明月湾古村里,联系电话13915588630,上海游客满10人大巴接送!

 
 
 

日志

 
 
关于我

原著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谢谢欣赏!

网易考拉推荐

写在明月湾古村落保护开发时的事情  

2009-04-20 13:23: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南古村落均以其独特的江南水乡风韵,展示给大家。可以说,一处古村落就是一座集山水文化、建筑文化、园林文化、名人文化、饮食文化于一体的历史陈列馆和藏宝库。这些古村落是“天人合一”,人类与大自然有机融合的杰作,是吴文化物质载体传承的见证。我们明月湾古村已列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之一,值得自豪、可喜可贺的同时,别自我陶醉,而应保持清醒的头脑,冷静地思考,实际上是向我们当代人,特别是年轻人提出了严峻的挑战,肩上有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即进一步去保护、利用、开发古村落,集思广益,博采众长,传承、发展和弘扬吴文化。

写在明月湾古村落保护开发时的事情 - qinweiping1956 - 吴中山人家(农家乐)

                               明月湾古码头

那么,我是怎样用实际行动来保护、利用、开发明月湾古村落的。应该说各人“追求美好”的表达方式不同。首先要有一种“兴趣”和意识。俗话说得好“兴趣是第一任老师”。我天生喜欢绘画雕刻艺术,据说这是遗传。因为老人们说我爷爷就是清代末期吴门画派的传承、江南名画家秦少涵先生。他主攻牡丹,其画陈列于上海四大名寺之一——宁庆寺的门厅中。而今我这里仅保存着一个“画眉泉畔主人印”爷爷的闲章。我家“祖传”的蛇药乃宁庆寺主持和尚赠于我爷爷的偏方,遗憾的是我爷爷在解放前就过世了。我出生十年后,1966年文化大革命又开始了。十年浩劫将我对知识的渴求,艺术的向往扼杀在萌芽状态,停课“闹革命”,充当“红小兵”,祖传的几箱藏画和爷爷的大作早已化之灰烬,蛇药秘方失传了。留下的几瓶蛇药也失效了。奶奶相继去世了。但我对那些山水文化、明清古建筑文化、凡古色古香的东西却有一种莫名的、朦朦胧胧的喜爱,情有独钟。大人们解说,这是隔代遗传。(因为我父亲和叔叔都没有这种兴趣爱好)甭管,但我从小就为明月湾古村被十年浩劫,历史文化遭到毁坏而痛心和叹息。即使长大了,懂事了却又力不从心,靠一个人的力量怎能力挽狂澜呢,只能随遇而安。光阴似流水,转眼间,到了八十年代初期,我当了民办教师,借到东山碧螺春书画社工作,这下可发挥我的专长和艺术天赋了,上班时专攻工笔花鸟画,休息下班后穿梭于洞庭两山的大街小巷,拿起画笔,描绘浩淼的太湖,碧水、蓝天、白云,将东山的雕花楼,古村陆巷和明月湾、消夏湾、东村、堂里的古建筑用钢笔写生的表现形式记录下厚厚的几本速写,意想不到至今为开发古村派上了大用场。这些均是潜意识地,完全凭兴趣出发,发自内心地热爱自己的家乡而为,并非刻意地追求某一目的而作,我的意识和信念没有变,设想总有那么一天会有用处。

写在明月湾古村落保护开发时的事情 - qinweiping1956 - 吴中山人家(农家乐)

                                         我设计建筑的原环筒门

其次,有一种特殊的乡情驱使,去保护古村落。因为我是土生土长的明月湾人。俗话说得好,月是故乡明,人是家乡亲。我两度东山再去,最终还是回到了家乡——洞庭西山明月湾。我爱这里一山一水,一草一木。尽管我不是“大款”,也不是“大家”,但也算是村里边的一个喝了点墨水的人,应该为乡里乡亲出谋划策,做点实事。曾记得八十年代末,新农村建设掀起高潮了,很多村民从古老、潮湿、陈旧破落、光线暗然的老房子搬出去,翻建钢筋水泥结构实用 的新房子住了。当然运输建筑材料只能用拖拉机和平板手推劳动车,因为没有出路通往古村里,开不进汽车。权衡利弊,最佳选择运输工具就是拖拉机既省时又省力,但你勿晓得,拖拉机成了破坏明湾村石板街的第一杀手。运输方便了,但不少砂条一块块断掉了,晚上村民出行扭了脚,摔断了腿,一度激起了民愤。为此,当时的大队长派人用石柱在村口设了路障,但那些为了满足自己利益的房主和拖拉机手有恃无恐,不费吹灰之力,将石柱一根根又撞断了,嚣张地运行在即将被毁的那条古老的记载着几百年明月湾古老历史传统痕迹的石板街上。我作为一个平常的村民看了眼里,痛在心里。眼巴巴地望着那些缺德性的人而无能为力。恰逢一次与大队长和我兄弟两人粗茶淡饭闲聊之时,征得大队部的统一,我哥的尼龙衫队办厂出资,由我设计环门筒建筑草稿,负责和招标建筑施工小分队,利用暑假,休息期间施工,实际量好尺寸,让劳动手推车可行,但决不让拖拉机有可乘之机。钢筋水泥加固两面石柱,外观似古老的方砖和仿古的粉墙黛瓦纹头屋脊,实则是为设路障之用,并亲自查阅了“六书通”字典,正面隶书“明月湾”,背面纂体“明月湾”,乍看,古色古香的村门叠立在明月湾古村的村口,既美化了环境,又保护好了古街,又义务充当施工监理,自己觉得做了第一件对得起明湾人的好事。当然也遭了少数缺德人的白眼和背后不堪入耳的辱骂。但我坚信地、义无反顾地、理直气壮地、心安理得的往前走,里面还有一段小插曲,环门筒建好后的一个礼拜,一位细心的村民坐在对面的桔树的驳岸石上,与我一同欣赏“杰作”,但他突然间眼前一亮,嗓音一响,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哈哈,老弟原来你也是一个白字先生。”“咋了?”当时我的脑袋“嗡”地一响,面红耳赤,无地自容。他说:“‘湾’字写了个错别字,中间多了一横。”唉,咋搞的,真写了个错别字,一时糊涂。连砖雕老师傅也未发现,要不换下来重写重刻再换上去,免得遭人讥讽,被村民饭后话柄笑料。但我灵机一动,回答他说:“这是我刻意而为之的,因为明月湾最初称明月一湾,后称明月湾,再称明湾,中间少了月,如今恢复历史真名,多了‘一’横加在中间,或隐或现,变成‘明月湾’,‘三水亦一弓’,名副其实的‘明月一湾’嚒,若干年后或许成为导游解说词中的名人轶事呢。”那村民淳朴地为之一笑,“你可真会强词夺理呢,别改了留着吧。”但奇妙的是时隔十多年,很少有人留意和发现这是一个错别字,但愿这是天意。

写在明月湾古村落保护开发时的事情 - qinweiping1956 - 吴中山人家(农家乐)写在明月湾古村落保护开发时的事情 - qinweiping1956 - 吴中山人家(农家乐)

              建筑的环筒门                                                                       保护好的石板街

               第三,以实际行动去追求美好的愿望——利用、开发古村落。时至21世纪初的今天,改革开放的大潮早已席卷大地,改革的春风早已吹绿了大江南北,外面的世界真精彩。但孤岛上的古村却仍然让世人冷落、搁在一边上,这里的村民的虽然从人民公社过度到包产包户,但仍过着自给自足的果农经济生活。由于交通的不便,花果产品滞销,这里的村民并不富裕,加上撤乡并镇,行政村辖区的合并与调整,当时的明湾村和石丰村合并更名为“明月湾村”。经济基础势单力薄,村级经济更难发展,连年终兑现尚存问题,此时的明月湾村书记吴同志真象热锅上的蚂蚁走投无路,何去何从何选择?可以说没了方向。此时一个与他工作上毫无相干的人内心也为他着急,替他捏把汗,瞧瞧隔壁石公村日子红红火火,日子过得蛮滋润,挺潇洒,由此我给吴书记出了个馊主意: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么,石公村靠石公山名胜古迹,旅游业兴旺发达,停车场收益颇丰。我们也可以象安徽西递、宏村那样,按农民股份制或村级滚动式发展经济,开发我们自己的明月湾古村来发展村级经济,靠古村这得天独厚的条件,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么。当然我们不能狂妄自大,须向人家学习、请教,征得镇政府的鼎力相助和上机主管部门同意方可利用和开发。说时迟,那时快,村里的吴书记雷厉风行,说干就干,吩咐我将明月湾古村历史编成图文并茂的小册子,当时我挖掘和搜集整理了古村的五古——古香樟、古码头、古街道、古民宅、古宗祠。说实话,既仓促又浅显,但有了第一手资料,交给镇长审阅。当时镇长也实事求是地回答说:“你们村里自己看着办吧。”虽然经济上没有支持,但行为已得到默认许可。一方面并聘请了苏州电视台拍摄了有关明月湾古村的历史、创伤、前瞻之专题片,做好舆论导向和广告宣传,另一方面村里着手提交申请与办理手续,征得了镇政府的同意和上级主管部门的大力支持。特别是那张仅五元钱面值的门票,从设计、修改至批复几经周折,最终在2003年的“五一”黄金周,明月湾古村终于正式对外开放了,慕名而来的专家学者和海内外游客一致好评和啧啧赞叹,古村开发初战告捷,有了雏形。以后我们苏州市政府当任领导梁保华、陈德明、朱永新及市人大代表相继而来古村考察,确认明月湾古村有保护、利用、开发之价值,上级决定将明月湾古村列为苏州市级保护古村落,并拨款或集资,多渠道开发,授权于当时的西山镇政府监理了古村修复办公室,对明月湾古村正式列行投资开发,民间的、原始的、初级的村级管理移交正规的镇级管理,上了一个台阶,有了更美好的前景。此时我也奔向“知天命”年龄,感觉很累,也该喘喘气,歇歇力,努力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这可算是我为明月湾人做的第二件好事——明月湾古村保护、利用、开发的原创。

明月湾古村历经两年的修复,第一阶段告一段落,于2006年镇政府正式成立了苏州市明月湾古村旅游服务中心,门票为25元,游客可谓是纷至沓来,络绎不绝。村民的农家乐也欣欣向荣,凡至周末,车来车往,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当地面貌日新月异,村级经济飞速发展,村民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一天比一天好。2007年,明月湾古村已列为“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之一”,门票提升为50元,这使我内心感到莫大的欣慰和自豪。曾经被人背底下嗤之以鼻,说是“吃饱了没事做”,“挖空心思想出来”搞古村开发的“小人”之言之行现已得到了国家的认可,这个烧饼由小做大了。虽不是我的功劳,也没人来承认你其中也有苦劳,但吾心安理得,也算对得起明月湾的父老乡亲,对得起我们的先辈,列祖列宗。现借镇政府投资开发明月湾古村第二期工程为契机,借我们中学学生社会综合实践活动研究性学习之机,为此,我为古村明月湾做的第三件好事,搜集、整理、撰写有关《明月湾古村》一书。

传承吴文化,弘扬吴文化而努力。吴文化,从古到现今,一脉相承,只有发展,没有中断,我们应该为之感到欣慰和自豪。但不应该为此而陶醉,齐心协力,加入弘扬吴文化,为吴中大地更加美好的队伍中去,让吴文化生生不息的传承与开拓发展下去,让吴文化之长河奔腾不息,永不终止的流淌与前进吧!

但是,现在明月湾古村落开发的模式,有待于大家深思,转包了给外人商家经营?!一个休闲游览的好地方,管理模式更有待于完善?!弄了十几个保安看门,跟踪,已经影响了古村里面老百姓的出行和正常生活,不明不白遭到他们的询问,甚至村里人家的亲戚与村里人和那些保安发生口角等等,连我这个自以为开发创意明月湾古村的第一、二人也好几次遭到“盘问”。我越想越困惑,越想越想不通!!!希望大家集思广益,特别是我们古村里那些老百姓更有责任啊!好多游客已经提出意见,希望你们当地主管部门不要光顾眼前利益,目光放远一点,真正为当地老百姓做点事情,让这里的农民真正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