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中山人家(农家乐)

在西山岛明月湾古村里,联系电话13915588630,上海游客满10人大巴接送!

 
 
 

日志

 
 
关于我

原著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谢谢欣赏!

网易考拉推荐

《林屋山民送米图》 古卷深处见人心  

2010-10-30 19:39: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屋山民送米图》,记述了一个小故事:清光绪年间,太湖边有个得罪上司的小官丢了乌纱帽,可是老百姓同情他。见他穷困,送米送柴的人络绎不绝。画家秦散之特为绘图记事。其后半个多世纪,俞樾、吴昌硕、胡适、俞平伯、朱自清、张东荪等诸多名流为此图题咏作文。”

林屋山,就是今天我们的太湖的西山,卷子上画的是林屋山(西山)的老百姓送米给被罢了官的当地巡检暴式昭。暴式昭,字方子,河南滑县人。光绪四年(一八七八)选授震泽县平望司巡检,光绪十一年(一八八五)补授苏州府太湖厅头司巡检。巡检者,从九品,乃是当时最低级别的“公务员”,虽然位卑权微,但他清正廉洁,刚正不阿,“刻苦自厉,非其分所应得,一钱不取,虽其母不能具甘旨,妻子无论也”。西山有典商三家,每年须纳钱三百六十千于巡检司。他上任后,首先废除这一陋规,将所得尽付西山的慈善机构继善堂。公事之余,则短衣草屦,徜徉山水田野间,问民疾苦。凡遇先贤祠墓即将湮废者,他都一一整修,或立碣植树,予以保护。今存于石公山的“敬佛”碑、诸家河的诸稽郢墓碑等,即他当时所立。西山百姓以花果为主要生计,光绪十六年(一八九零),有外地人来西山放蜂采蜜,影响了花果的收成,他作为巡检,便予以阻止,不料官司打到苏州府,知府本来就讨厌他,便借机将他革职。因暴式昭“债累满身,一钱不存,时届年终,无钱搬家,权住西山,独身回省”。其时正值隆冬,炊烟无温,家人饥寒,西山百姓争相送米送柴送菜蔬。据暴式昭禀文自述:“其初实起于山北相去二十余里之陈巷,次日而苏村至,又次日而东蔡至。因此一唱百和,群起四应,每村家家公集,遂蔓延至八十余村,为户约七八千家,其未到者仅辽远数村而已。先是收米十七石,谓食至行时,有赢无绌,亟贴启东宅河,一概坚辞。孰知竟难终止,处处醵集,村村馈赠,肩挑船载,踊跃争先。即极小村落若张家湾、中瑶等处,亦复载柴一船,致米数斗。更有老妇于公送外复投度岁诸物,亦有老翁持肉,童子担酒,庵尼负菜,禅僧携茶相饷者。……一月之中,计共收米百四石八斗,柴约十倍于米,他若鱼肉鸡鸭、糕酒果蔬之类,不可纪数”。老百姓的这种自发行动,不但是对一个清官的同情支持,也是对腐败官府的一种抗议,更是一次民意的大展示。为此,太湖厅、苏州府和江苏省各级政府大为震惊,要求“严密查访,从严惩办”。暴式昭心底无私,并不惧怕,禀文直道:“此乃万众心情所愿,怨者不能阻,爱者不能劝,非势驱利诱所能至,亦非乞求讨索所能得也。”他将百姓的馈物周济贫困,其中给继善堂的就有大米六十石、柴草数百担。光绪十七年(一八九一)三月初六,暴式昭携眷返回河南老家,西山百姓四五百人至码头跪送,哭不听行。他们夫妇也泣不成声,依依不舍而去,仅载图书数十卷、质券一束而已。

西山百姓送米故事,一时盛传,时正游幕浙江的西山人秦敏树听说后,以为是“山中嘉话”,即作诗咏之,并绘《林屋山民送米图》,俞樾为之题端,吴大、许振、吴昌硕、曹允源、邓邦述、沈铿、江瀚等题咏殆遍,郑文焯也绘《雪篷载米图》,遂成长卷。一九四七年岁末,暴式昭之孙春霆在北平,又持长卷遍请当时名家题咏,有胡适、朱光潜、冯友兰、游国恩、俞平伯、浦江清、朱自清、马衡、于海晏、张东荪、徐炳昶、陈垣、沈从文、黎锦熙、李石曾、张大千等。因郑文焯的《雪篷载米图》抗战时埋在地下,已有漫漶,徐悲鸿为之重绘《雪篷载米图》。一九四八年六月,《林屋山民送米图卷子》由北平彩华印刷局以珂罗版印了一百本,装订成书册形式,分赠题咏者。后来又得劭力子、章士钊、柳亚子、叶圣陶等人的题咏,未及刊印。

名家墨迹的欣赏价值自不待言(其中汉语拼音奠基人黎锦熙先生特意用注音符号书写诗作),但我认为更值得关注的还是文人们的借图发挥,针砭现实。俞樾先生和暴式昭有交往,他在一封信中提醒说:“百姓之讴歌,万不如上官之考语,足下宜慎之。”1891年,已经71岁的俞樾题诗云:“一官深压百僚底,今又一官弃如屣,尚何势力能动人,乃有山民来送米”、“不媚上官媚庶人,君之失官正坐此。乃从官罢见人情,直道在人心不死”。胡适则是以现代眼光审视这个卷子的第一人,他在序文中指出,卷子里不仅名家手迹显得弥足珍贵,也是“中国民治生活的珍贵史料”。朱自清先生的题字最直接:“这幅图这卷诗只说了一句话:傻心眼儿的老百姓才真公道。”冯友兰先生则说:“这图的流传,也未尝不可与我们眼前的腐败贪污的政治以一个有力的讽刺。”张东荪先生引述俞樾在清末说的话:“今之官场无是非可言”,认为“即此一语已足证清之必亡矣”。他说,“每当革命之起,其前必有一黑暗时期,无是非,无赏罚,固不仅贪婪无能而已。”“送米图”大有历史价值,“即此一事,亦已足证清室之必亡。盖未有贪污横行,是非不辨,赏罚不明,而能永临民上者也。”

据说,卷子的原件及未刊题咏,均已毁于“文革”,印本今也流传绝少。尽百年沧桑、说明是非公道自在民心的送米卷子,怕早已是湮没无闻了。

我是当今的林屋山民,看了这幅画立意高远,笔墨细腻,在渲染世态炎凉氛围的同时,给人以温暖之感,既写实又写意;二是诸多名家题咏,直抒胸臆,尤显珍贵;三是小官不媚上官媚庶民,古卷深处见人心。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