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中山人家(农家乐)

在西山岛明月湾古村里,联系电话13915588630,上海游客满10人大巴接送!

 
 
 

日志

 
 
关于我

原著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谢谢欣赏!

网易考拉推荐

明月湾石板街(原创)发表于2013.1。14《姑苏晚报》B14版  

2013-01-14 13:47: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月湾石板街(原创)发表于2013.1。14《姑苏晚报》B14版 - qinweiping1956 - 吴中山人家(农家乐)

 

明月湾石板街(原创)发表于2013.1。14《姑苏晚报》B14版 - qinweiping1956 - 吴中山人家(农家乐)

 我漫步在石板街上,想着在中国大地上,从乡村到城镇,有许许多多这样的石板路。但保存得如此完整,更别具特色的要数明月湾石板街了。

我是土生土长的明月湾人,从小到大一直漫步在这条石板街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去了又回,度过了将近五十多个春秋。我走着,数着,记着,知道了石板街有多长,有多少块,还有多少年历史。西山民谣中流传的“金明湾,银东村”就因为那条独一无二的石板街而居首; 另有“花窗筒,百字格,前门后门沙条街,洞庭山上第一家“之谚语;更令人信服的是“明湾石板街,雨后穿绣鞋”之传不无道理。

明月湾石板街,虽经几百年的风风雨雨,如今自然依旧,古风犹存。据说古人早已注重环保,当地不许开采石头,石板均取材于岛外的“金山石”铺成,贯穿全村。石板路,日晒夜露,风吹雨打,踩踏敲打,反复磨砺,原有的凹凸渐渐消失了,光滑了。我想石头会说话的话,她一定会叙述古村无数动情感人的故事,石头会唱歌的话,她一定会传唱太湖美丽之歌。但当我们用心去亲近这些无声无息的朋友时,都会思绪飞扬。

开始,人们不知道石板街修筑于何年?后来在明月禅院的墙体上看到了《明月湾修治街埠碑记》里,知道了石板街的修建历史将近240多年。石板街修筑于清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总长达1200多米,路面用4780余块花岗石铺成,主要由入村口的南北两条长街(南550米,北300米),由西向东渐次升高,曲折并行,流畅舒展。另有贯穿村中心的两条长街有450米和400余米,与之垂直相交,形成“井”字形,构成棋盘格局,俗称“棋盘街”。村民穿行其间,四通八达;陌人闯进,似入迷宫,盘桓于里,出口难寻,求人问路方能出村。我们走在平整坚实的石板路上,看着远山近水,听着村言俗语,闻着羊嘪鸡唱,感受山村农家风情,遥想起先祖们开路时的沧桑与艰辛。

相传明月湾爆发过一次特大山洪。山洪源于潜龙岭,冲毁了山脚下的民房,冲走了村里几个在门口玩撒的小孩。村里的族长见状召集紧急聚会,议事决定开沟引水排水,消除山洪带来的各种忧患。村里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开沟排水。据说第一天就开了一米深,但第二天醒来发现沟里全是水。无奈,只得人工舀干继续挖。第三天,发现沟里还是水,村民大为惊讶。一族长思量着说,金家坞上面有潜龙岭,岭下有一水龙在作怪,因此要开这条沟,必须得想个治水的办法;第四天,村民们按这个族长的指点舀干了水,歇工时把所有的铁铲、锄头扎进了沟里。第五天清晨,村民们见沟里全是血水,原来是水龙被除掉了,舀干流尽而安然无恙。从今往后才有了石板街。

明月湾石板街,纵纵横横,迂迂曲曲。特别雨后,从绵绵细雨,淅沥小雨,至滂沱大雨的冲刷和洗礼,路下流水孱孱,路面清清爽爽;路上脚步叩响,夹杂着村人清脆的自行车铃声,电饼车喇叭叫声,伴有惊飞的鸟啼声,构成和谐的山村小调。明月湾的“大家闺秀”,穿着“绣花鞋”漫步其间,惬意欢畅。我联想到了戴望舒的《雨巷》中那像丁香一样逢着愁怨的姑娘,在“油纸伞、雨巷、丁香、篱墙”诗意化的山村美境中再现。还想起从石板路上走出山村,带着梦想,飞出太湖,走上社会的青年;还有那陪着古村一起经历风霜的老人,他们依旧坐在门口拉着家常,或在厨房张罗着饭菜。有多少人漫步在石板街上,又有多少声叹息回荡在小路上;有多少人在石板路上驻留,又有多少人疾行而去!他们为了梦想,为了希望,为了富裕,来来往往,匆匆忙忙。但肯定没有一双脚步永远在这里驻留,因为这只是一条石板路,一条连接着地与地、人与人的石板路。由此石板路,见证着明月湾古村的兴衰与村民的悲欢离合。

 我漫步在石板街上,遥想起无忧无虑的童年。在石板路上滚铁圈,玩游戏,“打十步枪”。最令人难忘的要数“打十步枪”。想当初我们吃过晚饭,三三两两集合到石板路的交叉路口,大者已经成婚的“孩子大王”,小者十岁左右之 “小调皮”。一群孩子等分成两大组,各占两个路口,瞄准目标——“呯”地“放枪”,然后跨步“十步”以内逮住对方为赢,作为“俘虏”的就得留在对方的“阵营”里,如此机械重复,甚至“拉锯战”,一直到把对方全部抓为“俘虏”为赢。这些游戏活动叫人活泼开心,也打破了古村的宁静。曾记的好玩的还有那“扑萤火虫”,看着那在夜风中飘荡而明明灭灭的萤火虫,我们一群孩子各自逮住后塞进小小的玻璃瓶里,一亮一亮地,一隐一现地,如此珍藏着童年的记忆。

但随着时光的流逝,古村里一块块石板被压碎了。刚改革开放时,村民为改善居住条件,嫌弃老房子潮湿、漏风、光照不好而纷纷搬迁。有的干脆拆除老房子,原地翻建新屋,甚至大门的台阶隔断了石板街;那些运输建材的拖拉机、小三轮压坏了,压断了沙条石。这阶段村里断掉了几十条沙石,晚上行人脚扭伤了,自行车摔跤啦。当时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后来我们兄弟俩在与大队长侃大山时,想出了好办法,一出主意,一出钱,在大队长同意后,在村口建了一个古色古香的环筒门,小板车推得进,拖拉机进不进,保护好了一条基本完整的砂条街,才有了今天明月湾古村那道风景线。

如今的明月湾石板街,更是焕然一新。当开发旅游后,勤劳的村民打扫着卫生,清除垃圾,整理街道,迎接着八方来宾。明月湾石板街,一切保留着原始古朴的风味,她们就像一条条浓缩的艺术画廊,可以欣赏到秀丽的自然景色和江南民俗风情。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